<code id="fo4hs"><em id="fo4hs"></em></code>
  • <del id="fo4hs"></del>
    1. <code id="fo4hs"><nobr id="fo4hs"><track id="fo4hs"></track></nobr></code>
      <del id="fo4hs"><small id="fo4hs"><samp id="fo4hs"></samp></small></del>
    2. <dfn id="fo4hs"><sup id="fo4hs"></sup></dfn>
    3. <code id="fo4hs"></code>

      <code id="fo4hs"><em id="fo4hs"><optgroup id="fo4hs"></optgroup></em></code>
      <thead id="fo4hs"></thead>
      <tr id="fo4hs"></tr>
      <tr id="fo4hs"></tr>

      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副研究員胡小軍在深圳市慈善事業發展研討會上的發言摘要

          自2016年9月1日《慈善法》實施至今已將近一年,我想我們每位身處其中的同仁都會從自己的角度、邏輯來觀察《慈善法》實施之后整個中國現代公益慈善行業發展的趨勢和變化。我想這個角度非常多元,內容也應該是非常豐富,并且每位同仁所闡述的內容可能也不同。下面我僅結合我自己的一些觀察,對當前慈善行業的一些趨勢和特點做幾點觀察。

          2016年對公益慈善甚至整個社會組織領域,都可以稱為“政策年”,包括《慈善法》以及一系列配套政策密集出臺,所以有時候開玩笑說慈善組織、社會組織天天都在學習這些《慈善法》,天天都在開會。我說過去可以這么說,但是在《慈善法》實施之后的這一年里,甚至在未來的幾年里,《慈善法》的學習、普法和它的落實,我說開再多的會去學習都不為過。當然在整個《慈善法》出臺之后,當熱度過后也出現了很多行業的深思,就是它如何具體去落實。大家可以看到其實《慈善法》的出臺不易,十年磨一劍,但是更為艱巨的任務是它的真正落實。所以在這樣一個大的背景下我對整個中國的公益慈善行業主要有以下六點不成熟的觀察和思考:

          第一,毫無疑問互聯網公益繼續突飛猛進。以騰訊基金會十周年為代表,在其發布的報告中特別的一些觀點讓我們可以更好地通過大數據捐贈的數據來穿透整個互聯網公益的本質,比如科技讓人更慷慨,以及透明度決定籌款量,以及80后是現代社會公益價值觀的重要分界線等等。通過十年騰訊公益平臺的捐贈數據分析,讓我們更好地來穿透互聯網公益的本質。

          在互聯網公益方面,我的觀察是移動互聯網的出現看似讓單個的組織、單個的個人愛心可以得到很好的施展,公益慈善的組織可能有了更多選擇的途徑,更加多樣化。但是互聯網時代的公益讓我們看到一個非常重要的趨勢:其實我們并不是越來越走向分散,而是互聯網讓公益組織之間走向了更多的聯合。我想這是我們剛開始沒有想到的。單個的組織都有各種渠道,但事實上我們看到的趨勢是這個行業更加走向了協作,更加走向了聯合。以當前快速發展的聯合勸募最為典型,聯合促進了民間公益組織和社會公益事業對于社會公眾的這種認可性或者正當性。

          當前公益慈善的發展正需要獲得社會的這種認可性、正當性,這要大于我們之間的競爭性,所以在互聯網募捐的時候我們聯合勸募的方式會增加社會對我們的信任度,會增加社會對我們的接受度,所以看似分散,但是在走向聯合。這是關于互聯網我的兩點非常粗淺的觀察。

          第二,在現代公益慈善發展過程中,特別是從2016年9月1日到現在這個階段,我認為基金會依然在扮演著公益慈善創新引擎的作用,其中有五個非常重要的趨勢。

          其一是以愛佑慈善基金會為代表,憑借其雄厚的資金實力與有效公益的系統方法為整個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力和深度的思考。其二是以南都公益基金會為代表的,以中國好公益平臺的發布為標志,更多的基金會開始關注公益慈善行業的基礎建設。其三是以中華兒慈會為代表,它是一個典型國字頭的公募基金會,來自公眾的捐贈已成為基金會募款主體,這意味著什么?我想兒慈會的實踐為國字頭或者說官辦慈善會和公募基金會的轉型樹立了一個典型。過去我們更多關注的是從治理結構上去入手,但是推動這些官辦慈善機構從治理結構方面的轉型很難,也很漫長,但是在資源結構的轉型讓他們更多的來提高市場競爭力,進而逐漸帶動整個機構思維和治理的轉型。其四是最早發源于深圳,但是在2016年開始以上海政府對社區基金會的推動,以及千禾基金會、正榮基金會發起的“禾平臺”為標志,社區基金會正在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關注點。

      其五是以廣東省何享健慈善基金會、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等為代表的基金會,在《慈善法》出臺之后,他們在慈善信托、股權捐贈等方面先行先試,讓整個行業擺脫資源基礎薄弱這樣的現狀成為了可能。所以剛才饒錦興老師談到說我們面臨很多人才困境,也進行了很多細致的分析,我現在的核心關注點是人才困境背后的那個核心問題是什么?有很多復雜的原因,我把這個原因最主要的歸結為我們這個行業的資源基礎太薄弱了,我們的“池子”太淺,根本不會引來“大魚”,幾個數字就可以表明。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已經有6000家基金會,但是我們2016年度年末凈資產才1200個億人民幣,很坦率的講,我們經常做中美對比,我們的資產趕不上美國的幾家基金會的資產實力,所以這個行業是非常薄弱的。

      再看捐贈,根據中慈聯發布的數據,2015年全社會的捐贈為1108億元,這意味著什么?只占2015年GDP的0.16%。但是我們看到成熟國家和地區,比如美國這些地方2015年的捐贈為3700多億美金,超過2015年美國GDP的2%。因此,國內整個行業的資源基礎薄弱,這帶來了一系列人才瓶頸的問題以及整個行業發展的很多問題,而單純依靠現金的捐贈是很難帶來改變的,但是股權等非貨幣的捐贈成為了可能。我認為只有這個方面有實質性的突破,這個行業才會可能有自己的物質基礎,真正發揮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所賦予社會組織的獨特功能才有可能,所以這些基金會的探索讓我們感覺到這個行業資源的基礎做大做強有了方向。當然有另外一個不容忽視的是在整個基金會的捐贈過程中,高?;饡廊皇且粋€“吸金”的主體,在過去一年高校大額的捐贈頻頻出現。

          第三,我想當大部分公益的關注都聚焦于廣東、上海、杭州、北京、成都之時,反映出這些地區公益慈善事業的快速發展,但是也反映出其他大量的中西部地區全面落后與差距的日益明顯。我們可以看到這一現狀與90年代到2000年初的時候形成了鮮明對比。90年代和2000年初中國民間公益最活躍的地方在中國西部地區。從當前精準扶貧的國家戰略中,公益慈善組織的參與不足、能力不足和動力不足,清晰呈現了這樣日益拉大的差距。不過,在面對這一挑戰和狀況的時候,一些組織依然在努力。以壹基金為代表的組織,他們提出并大力在推動縣域公益的發展,并借助于他們區域救災網絡等予以推動,下沉他們的資源、項目、技術到這些更需要、更加落后的地方去。招商局慈善基金會一如既往地關注中國鄉村貧困社區的建設,持續在向鄉村發展方面的公益組織釋放資源。當然還有鄧飛先生的e農計劃、騰訊的為村,以及發展迅速的古村之友,他們仍在孜孜以求,鄉村可能依然是一塊公益的希望之田。

          第四,在西部地區,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與東部相比差距日顯的原因復雜。其中很多的學者將海外的基金會及資助機構的減少也作為一個原因。這就引出了第四個非常重要的趨勢,就是在2017年1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以下簡稱《境外法》)對于國際慈善機構在中國大陸地區的工作影響。這里面也有兩點。首先講一點,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其實遠到最早的中國青基會在非洲所開展的“希望工程”,再到愛德基金會、壹基金參與尼泊爾救災,中國本土的公益慈善機構都在努力向海外走出去。毫無疑問,“一帶一路”戰略的迅速推進正在加速這一過程。走出去其實并不容易,涉及到人才、援外經驗、資金以及大陸本土捐款人對于我們到海外去開展工作的認知。這些都是中國剛剛成長起來的現代公益慈善組織需要去攜手處理的。但是我們也看到以SEE基金會參加G20峰會并成為F20(Foundation Platform 20)合作伙伴,以劉小鋼競選成為百年國際獅子會的理事為代表,可以看到來自中國的公益慈善機構和人士積極參與全球慈善事業發展,帶來中國慈善的聲音。

          另外,隨著《境外法》的實施,國際NGO在中國的工作面臨巨大的轉型。我把它稱之為一個需要再適應的過程。這個轉型的過程非常痛苦,一些可能會選擇放棄,一些機構的內部可能會引起巨大的陣痛,而那些能夠適時進行戰略調整的國際資助機構,由于能夠嫻熟處理在中國本土的工作,則會發揮他們新的重要的作用。

          第五,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最終依靠的是一批本土的、杰出的公益慈善人才。在過去一年我們可以看到以高校、專業支持機構、基金會作為主要驅動力的三方開始逐漸形成了一個中國更為立體多層次的人才培養體系。其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慈善法》實施前后一直到現在,中國有三所非常重要的高校又先后成立了公益慈善研究院或者公益慈善研究中心,人民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以及華東師范大學。他們開始構建一個更為立體的公益慈善人才培養格局,而這也是在響應和落實《慈善法》中鼓勵高校和科研院所加強慈善理論研究以及公益慈善人才培養的要求。

          第六,行業在快速向前的同時,行業的規范與健康發展也成為慈善組織重要的關注點。當前,綜合監管已經成為各地最為重要的監管機制,但是在綜合監管推進的過程中面臨著行政監管缺位,特別是當《慈善法》中慈善組織采取直接登記制度之后,其他的行業管理部門如何在直接登記制度之后依然發揮他們對慈善組織的支持、培育和政策指導的功能,這依然是一個需要探討的課題。

          行業組織孱弱,依然發育非常不全。我們可以看到在《慈善法》中,有兩處專門提到慈善行業組織的建設。但是像深慈聯這樣的機構很多是剛剛成立,或者很多地方還沒有這樣的有能力、有為、真的能夠凝聚整個慈善行業的行業性組織。所以行業組織的孱弱依然是我們在綜合監管過程中需要處理的另外一個重要問題。同時我們也強調社會監督,社會監督當前已經走出了重要一步,就是以信息公開為標志。但是社會監督依然缺乏有效的抓手。這些問題依然需要政府、慈善組織和整個行業共同來思考并且推動。所以說與《慈善法》要求相匹配的一個慈善監管體制的建設依然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和重要的任務。

          還有很多的觀察,時間有限,我就先講上述六點。最后,在過去一年落實《慈善法》推動中國現代公益慈善事業發展過程中最為可貴的是什么?我想就是那些改革的能動者。這些能動者可能是政府官員,也可能是社會創新家,也可能是知識分子,也可能是企業家,以及更多的一線工作者。這樣的改革能動者更顯可貴。我想,不是因為這些改革能動者更有前瞻性、更加有資源,而是源于他們深知當前的中國,整個中國的人民對于尊嚴、對于公平正義、對于幸福生活的渴求,我想正是由于這樣的認知才驅動他們不斷地創新和突破,而慈善在這個過程中是一支積極而重要的力量。

      深圳市慈善事業聯合會
      深圳市慈善事業聯合會是由政府推動和支持成立的全市性慈善行業自律和管理組織。


      關注官方微信
      © Copyright 2017-2020 szscl.org 深圳市慈善事業聯合會 版權所有 粵ICP備17065839號-1
      亚洲欧美成人a∨在线观看
      <code id="fo4hs"><em id="fo4hs"></em></code>
    4. <del id="fo4hs"></del>
      1. <code id="fo4hs"><nobr id="fo4hs"><track id="fo4hs"></track></nobr></code>
        <del id="fo4hs"><small id="fo4hs"><samp id="fo4hs"></samp></small></del>
      2. <dfn id="fo4hs"><sup id="fo4hs"></sup></dfn>
      3. <code id="fo4hs"></code>

        <code id="fo4hs"><em id="fo4hs"><optgroup id="fo4hs"></optgroup></em></code>
        <thead id="fo4hs"></thead>
        <tr id="fo4hs"></tr>
        <tr id="fo4hs"></tr>